得物上的东西是正品吗?得物官网有假货莆田鞋吗

得物上的东西是正品吗?得物官网有假货莆田鞋吗

得物屡次因鉴定和炒鞋登上热搜;“在得物购买商品被得物鉴定为假”、“得物唯品会假腰带事件”、“得物防伪四件套被伪造,成本仅3元”“假货地莆田疫情,得物缺货”。负面新闻的背后,是潮流电商平台得物,被公众质疑了鉴定能力。

淘之家

曾经的得物依靠鉴定业务,迅速杀入球鞋这一细分类目。“过毒了吗”,成为最初球鞋市场的黑话。但目前鉴定业务逐渐给得物带来负面影响,成为得物的双刃剑,得物也总是被怀疑“知假售假”。

因此得物也逐渐开始寻找平台的第二条生长曲线,把成为品牌新品首发地作为新的策略。

►脱胎虎扑,得物以鉴定起家

得物原名“毒”APP,2015年由虎扑孵化。虎扑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体育平台,主要聚焦体育赛事、游戏电竞等内容,超过90%的用户为男性,也被成为“直男社区”。虎扑上聚集了SNEAKER的骨灰级玩家和潮人。

而彼时,球鞋文化和炒鞋的风气也蔓延到中国,而球鞋爱好者购物渠道相对较少,主要依赖线上平台和代购,球鞋也真假难辩。经常有消费者购买球鞋后,在虎扑找大神进行鉴定。天价的球鞋,同时也让虎扑嗅到了男性市场的消费潜力,进而孵化出“毒”APP。

得益于脱胎虎扑,毒得到了虎扑的鉴定师资源和来自虎扑的精准用户群。虽然鞋类市场没有统一的鉴定标准和绝对的防伪标识,但“毒”的鉴定水准得到了球鞋迷的一致公认。购买了球鞋去哪里鉴定,80%的人会选择得物平台。“球鞋过毒”更是成为当时鞋圈的共识。

毒APP也针对行业痛点,最先推出“先鉴定,后发货”的模式。商家需要先将商品邮寄到平台,由平台的鉴定师进行鉴定,鉴定为真再向消费者发货。鉴定不通过,退回商家。

2020年,毒改名得物,意为“得到美好事物”,也是拼音的拆解。得物为了提高公信力,也宣传称与中检中奢中心进行合作。

得物的盈利模式也主要依赖于鉴定。通过向卖家收取费用盈利。

得物主要向卖家收取五项费用,分别为技术服务费、转账手续费、查验费、鉴别费,包装服务费。技术服务费占售价的5%,转账手续费占1%,查验费8到20元,鉴别费10到20元,包装服务费10元。

以鸿星尔克奇弹银魂系列某款球鞋为例,得物卖家售价为429元。其中得物平台共抽取53.74元,包含技术服务费21.45元,转账手续费4.29元,查验费、鉴别费、包装服务费28元,总抽成比例达到12.5%。也就是说买家支付售价429元,卖方最终获得收入为375.26元。

得物某个人球鞋卖家表示,自己主要在淘宝大促时进货,转而在得物进行卖出,赚取差价。

得物的抽成总体在10%左右。每个月的销售额为10万,向得物缴纳手续费1万,每个月的盈利主要在五六千元到1万元之间。卖家表示,虽然得物中间手续费较贵,对个人卖家的球鞋要求严格,通过率仅有不到80%,但在得物销量高,所以仍然选择得物作为主要的销售渠道。

得物的模式,也意味着商品价格越高,给平台带来的收入越多。炒鞋是一种市场行为,得物作为中间电商平台并不能控制,但得物确实从国内的炒鞋风波中收益。有媒体爆料一款原价仅1599元的“闪电倒钩”球鞋被炒至69999元,溢价40多倍。新疆棉事件也使得国货被炒鞋族盯上了,“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在得物标价48889元,该鞋参考发售价仅1499元,涨幅达31倍。有人因炒鞋日进斗金,也有人因炒鞋负债累累。但只要在得物上进行交易,得物从抽取中间费的模式让得物稳赚不赔。

除此之外,品牌的广告宣传,以及鞋类的保养维修等增值服务也贡献了得物少部分收入。

根据海豚智库榜单资料显示,得物位于中国消费电商公司TOP100排行榜第11位,2020年GMV达到500亿元,同比增长92.3%。得物的估值也达到10亿美元。

图片来源:海豚智库与本文作者联系,获取完整版排行榜

►鉴定屡次被曝出问题,成为得物双刃剑

在假货横行的球鞋市场,先鉴定后发货是得物脱颖而出的关键。得物为商品提供了背书,是消费者信任基础。得物的鉴定能力是整个平台的护城河。

但得物的鉴定也备受争议,出现了很多问题,例如,在得物购买的产品被得物鉴定为假、线上鉴定和线下鉴定不统一等等。

某消费者在得物购买了一条LV项链,到手后在得物进行再次鉴定,被判定为假货。另一位消费者在其他电商平台购买了潮牌T恤在得物进行线上鉴定,被判为真货;而当他准备把衣服通过得物转售,依照流程寄到得物进行线下鉴定时,却被平台判定为假货。

除此之外,还有唯品会和得物关于真假GUCCI项链的争议。消费者通过品牌特卖平台唯品会购买了GUCCI项链,到货后在得物进行鉴定,被判别为假。一时之间,只卖品牌真货的唯品会和以鉴定起家的得物陷入争议之中。得物更是被判定没有鉴别资质。中检方对此更是表示,合作仅限于宣传,但是并未插手得物的鉴定事务。

紧接着,得物的防伪四件套(鉴别证书、认证鞋扣、包装盒和胶带)也被曝被不法人员造假,成本仅三元,在其他平台以20元售卖。

鉴定师人为鉴定就有犯错的可能,更何况造假严重的球鞋品类,本身没有绝对的鉴别标准。这也给得物的鉴定带来风险。同时,大家对得物的鉴定认知在球鞋方面,在奢侈品品类,得物还没有树立自己的口碑。

得物既做鉴定服务,也做电商平台,这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做法,也让公众怀疑。

►得物的第二条生长曲线:品牌的新款首发阵地

由毒改名得物也显示平台要做潮流电商的野心。得物并不想单纯局限于球鞋球衣,逐渐向奢侈品、美妆、潮服品类扩张。

这主要是由于鉴别成为了一把双刃剑,得物的护城河不牢固;如果鉴定业务爆雷,将直接影响得物的营收。炒鞋市场热度也有所下降,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也发表评论称,炒鞋本质是击鼓传花的资本游戏。近期的反电信网络诈骗法的草案,禁止电话卡接入多个设备,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鞋头利用多张电话卡机器抢鞋炒鞋。

于是得物开始寻找第二条生长曲线,并开始把自身打造成潮流品牌的新品首发地。

去年以来,已经有多个品牌在得物进行新品独家首发。知名品牌COACH、泡泡玛特、卡西欧、CalvinKleind等;薛之谦、张艺兴、周杰伦、阿信等明星也把自己的主理品牌和联名款放在得物进行新品首发。还有潮流品牌LNG、途明、孩子王、太平鸟等也纷纷入驻得物,把得物作为新款首发地。

一些品牌甚至专门为得物用户设计独立新款。今年3月,得物独家首发了潮流品牌FILAFUSION与得物平台的联名款潮鞋礼盒,上线后仅一秒便售罄。今年7月,LV集团旗下真力时ZENITH与得物App达成官方合作,并首发为得物App用户定制的独家专供套装。是上海老字号品牌回力与得物联名发布新款帆布鞋等等。

“独家首发专供”也为得物吸引了大量的人流量。得物逐渐发展成为潮流电商的TOP产品。得物上的用户是品牌看重的的关键。根据久谦中台数据,截至到2021年5月,得物的月活用户达到8100万,月增速为8%。得物的月活量已经达到了小红书的一半。相比于早期得物男性用户较多,目前得物向潮流电商的发展也吸引了较多女性用户,男女用户比例已经达到了1:1。

得物能迅速发展成为多个品牌的首发阵地,也依赖经济政策支持。得物的母公司“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上海,而上海近年来一直着力打造“首发经济”,引进国内外品牌开设首店,发布系列新品。

从2018年到2021年6月引进各类国内外品牌首店3236家;今年新设各类首店513家,同比增长60.3%。同时推出2021上海全球新品首发季系列活动,发布了600余个国际知名品牌和引领性本土品牌、展示当季新品近3000款。

上海的品牌聚集,也使得物成为越来越多品牌新品发布的线上渠道。

根据中信证券的报告,潮流消费市场已经达到千亿规模,并在高速增长。服饰、球鞋、箱包也是当代青年最关注的几大品类之一。从潮流消费的角度来看得物未来的发展空间依旧很大。

►总结

鉴定业务成为得物发展的双刃剑。得物依托于虎扑,得到了鉴定师资源和精准的用户人群。但奢侈品和球鞋的鉴定本身并没有统一标准,主要依托于人工鉴定的得物也有失误的可能。得物既做鉴定业务又做电商平台的模式,也让人怀疑。得物目前吸引多个品牌入驻,并逐渐成为品牌的新款独家首发地。

本文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淘之家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5月27日 10:19
下一篇 2022年5月27日 10:2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5 × 2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