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电商资讯 > 新闻资讯

山东菏泽淘宝村走访:野蛮生长背后隐忧

时间:2015-08-03 09:37:00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佚名

   鲁西南地区,是山东最为贫困与落后的地区,也是经济大省山东的拖油瓶。这里交通相对落后,没有像样的实体经济。

  这里的农村地区,多数还处在原始的农耕时代,是传统意义上的农业乡镇,工业基础薄弱,没有胶东半岛自古以来的商贸基础。

  然而,菏泽市曹县大集镇却创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农村电商

  大集镇曾经全镇32个行政村中有2个省级贫困村,14个市级贫困村。在过去不到5年的时间里,电子商务改变了这个经济相对落后、地理位置偏僻的乡镇的发展轨迹,大集镇从默默无闻的穷乡僻壤一跃成为全国知名的首批“淘宝村”、“淘宝镇”所在地。

  据大集镇党委书记苏永忠介绍,目前全镇共有网店数量1万多家,淘宝产业2014年销售额超过5亿元。2014年大集镇的GDP为21.6亿,这比2010年的11.8亿几乎翻了一倍。

  回忆当年履任后去镇里的丁楼村考察,苏永忠称当时路上连路灯都没有,在土路上颠簸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达村里。而如今丁楼村已经成为山东省著名的淘宝村,曾经一年见不到几个生人的村庄现在经常被四处蜂拥而来慕名学习的人群挤满。

  淘宝村是中国一种特殊的经济体,也是长尾效应的典型表现。他们往往针对某个小众市场,利用农村较为低廉的综合成本与互联网销售,形成一个小的产业集群。

  大集镇下的淘宝村,是淘宝村形态的一个缩影。它经历了一个快速发展期,让村民都尝到了甜头,发展势头生猛并且解决了农村的许多问题。同样不可避免的,也面临着同质化、发展空间有限等隐忧。

  从卖戏服走出来的淘宝村

  作为大集镇电子商务的“领头羊”,丁楼村是拜访大集镇的必去之地,这里有很多的创业故事,有研二辍学回家的女学生,毅然辞职回家的企业高管,还有医生世家在孩子的坚持下全家做电商的故事。

  去往丁楼村的行程从一个炎热的上午开始。

  在一条双行三车道的大路向往右一拐,车子驶上了一条乡间小道。这是一条仅能容下两辆汽车并行的小道,路的两旁,是大片的玉米地,和间或零星的村房。有些房屋还是用泥巴砌成的墙,这些泥墙经过几十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出现了或大或小的裂缝。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颠簸,外面的景色开始出现了一些变化,路边开始有了一些厂房,房屋渐渐稠了起来,几乎每家房屋的外墙上都刷上了标语,类似“东奔西跑不如在家淘宝”的字样。同时基本每家房屋的门口,都挂着一个服饰店的招牌。我们发现,这里已经离我们的目的地不远了。

  待我们在丁楼村村支部门口下车,从眼下这条小路放眼望去,竟然有了一种步入义乌商贸城的感觉,路两边布满各种服装厂、舞鞋厂、绣花厂等。

  作为大集镇首批淘宝村之一,丁楼村是大集镇电商兴起的发源地,它与电商结缘也是源于一次偶然。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丁楼村个别村民便开始了服装贸易生意,他们为影楼、戏班加工服饰。丁楼村村支书任庆生回忆说,他们原来肩挑人扛,到各个城市设点推销布景,一年下来卖出的服装也不过百套。“1998年,我在淄博打工,一天只能挣11块钱,还特别担心家里的女儿。影楼服饰的不景气让村民纷纷自谋出路,年轻力壮的外出打工,年老多病的在家种地”,他说。

  直到2009年,他在偶然之间接触到了淘宝,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发现了一个为学校提供演出服的商机,并逐渐打开了销量,从给别人做衣服到自己生产、自己销售。到2014年,他创办的曹县庆生服饰有限公司销售收入已近千万元。

  看到任庆生的成功,村民纷纷效仿。截至目前,丁楼全村300户家庭有280家开有淘宝店,全村年销售收入超100万元的服饰加工户30多家,其中7家服饰加工企业销售额超过500万元。

  在今年村支书的换届选举下,任庆生被推选为了新一任村支部书记。在别人看来,他淘宝店做的最好,并且乐于助人,是村长的最佳人选。

  产业链集群

  形成小型产业链集群,是淘宝村最大的特点。随着丁楼村的发展,这一效应也愈发明显。

  首先,在丁楼村的带动下,周围村庄跟随丁楼村的步伐也纷纷进军电商。

  孙庄村曾经是一个蔬菜种植专业村,他们大力发展蔬菜大棚。从2013年开始,孙庄村向淘宝村转型。在孙庄村村支书孙学平的描述里,2013年以前孙庄村家家种蔬菜,户户有大棚,而现在全村460户家庭中有310户开有淘宝网店,占全村的67%。

  孙学平说话有着山东人特有的直爽,他说孙庄村村以前种蔬菜,现在不种了,是因为看到做电子商务收入要比种蔬菜要高,付出更少,“以前做蔬菜大棚大年初一还要去浇水,现在在家坐着就可以赚钱。原来种蔬菜收入2000多万,现在做电商8000多万”,他觉得自己找到一个致富的好办法。孙庄村前期只做网店,直接从周围村里拿货,这样比自己做厂房更快捷。

  集群另一个表现是供应链的日趋完 整,大集镇面向客户从最初的童表演服饰到现在发展到民族服饰、摄影道具、舞蹈鞋、绣花、布料、服饰辅料等。而生产企业从最初原料到浙江进货,如今浙江的原 材料供应商已经到大集镇开设服务点。生产所需的布匹、服饰辅料、到打版、裁剪、缝纫、熨烫,到包装,形成了完整的流水线。

  村民甚至也开始发洋财,生产销售万圣节、圣诞节等外国节日用服装等。

  物流是随着淘宝村的规模形成而逐渐配套。任庆生回忆自己做淘宝店初期,镇里没有快递公司,自己要骑着三轮车到县里去发货。

  现在在村里的集市中心,可以看到各大快递公司的服务点。据了解,申通、圆通、顺丰、韵达等18家物流公司已经驻村设点,还甚至出现了不同分公司争抢业务的现象。

  另外,为了能够扩大淘宝村的规模,大集镇还计划建设“淘宝产业园区”,整个园区由淘宝表演服饰加工基地、淘宝演出服饰辅料大市场和淘宝金都大市场三部分组成,总投资3.9亿元,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

  野蛮生长

  野蛮生长一词常被用来形容国内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它已无法简单的被界定为是一个褒义词抑或是贬义词,它形容的是一个非常规的速度。这个速度,有突破,也有隐患。

  这就如在《激荡三十年》里描述的中国制造,它成为了书里2002年的关键词。这一年,中国制造风光无限,让全世界震惊。同时书中也提坦言,从一开始“中国制造”的全部优势就在于价格的低廉。而这一特点在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广为诟病。

  大集镇5年时间GDP翻番的表现在鲁西南地区可以称得上是野蛮生长,它带来的积极作用不可估量。

  与其他有先天优势资源的地区不同,大集镇可以说是“从无到有型”的淘宝村。大集镇淘宝村之前并没有演出服饰的产业基础,是农民依靠互联网思考进行产业集聚发展起来,对于广大缺少特色资源的农村来说借鉴意义更强。

  不过,大集镇的成功也有一定的特殊性。演出服作为一种特殊的服装需求,往往被使用一到数次之后便不再使用,这导致对服装本身的质量要求便不会那么高。

  而大集镇恰恰是迎合了这一点,家庭作坊式生产的多为低价、低质的产品。根据任庆生的介绍,他的厂房做一件儿童演出服的成本在30元左右,批发价格35元,在淘宝上直销是50元左右。

  这些主要成分为氨纶的童装款式漂亮,质量却不敢恭维。

  而相对没那么成规模的小企业,绣花、缝纽扣等工作还是采用的人工方式。这些工人多为闲散的农村妇女,或者上了年纪的老人。

  通过这种方式生产的产品虽然成本低,但可替代性强,产品附加值不高,也很难走向规模化生产。

  任庆生虽然意识到了这些问题,但他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他想雇些高级人才,帮助他管理厂房和升级生产线,却一直招不来人。这个问题同样出现在其他企业中。工资不够诱人,同时农村相关设施不足导致的生活不便,让很多人才不会选择来农村工作。

  阿里研究院的陈亮认为,人才是制约淘宝村发展的一大问题,可以通过鼓励大学生返乡来尝试解决。

  另外,跟风是农村的最大特点,在农村有一个这样趣事。某年大蒜的价格卖的特别高,于是大家纷纷去种蒜。结果丰收这年由于大家都种了大蒜,供过于求蒜价大跌,而同时由于都去种植大蒜没人种大葱,这一年大葱价格大涨。于是大家又纷纷转而去种葱,又导致葱价大跌蒜价大涨。

  这听起来有趣,却是农村业态的真实写照。大集镇从最初的2个淘宝村(丁楼村、张庄村),已经迅速拓展为6个,形成了一个演出服饰产业集群。在形成规模效应的同时,也带来同质化竞争的隐忧。

  虽然苏永忠表示现在的生产能力还达不到市场的需求,不过随着类似的企业越来越多,并且不具备核心竞争力,价格战在所难免。

  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发展淘宝村,不失为一招妙棋,但如何引导产业升级转型,却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

  淘宝村的优势在于手工制作的个性化与生产成本的低廉,而如果追求产业园区的规模化效应,会失去手工品的特点,并且短时间也无法与成熟的大厂竞争。投建产业园区会不会像其他乡镇地区失败的园区一样,占了土地,空了厂房,也是让人担忧。

  按照大集镇的规划,除了要做产业园区,下一步还要做跨境电商与cosplay服饰。

  这让我想起任庆生讲的一个趣事,他提到村民开淘宝店收入颇丰,一个村民买了一辆小轿车,但由于没有驾照,于是他只在村里开。

  问题是,如果在村里都没有开溜,怎么敢开到外面去?以现在大集镇淘宝村的生产水平,考虑进军国外是不是早了些?

【寻找电商服务和干货,关注淘之家微信公众号:itaozhijia 或微信搜:淘之家,还可直接扫描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关键字

农村电商   淘宝村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